嗨!歡迎來到遛音響6HIFI 請登錄 免費注冊
400-068-4885
音響評析

小尺寸有大馬力-試聽英國PMC Twenty 22書架音箱

2016/3/17 17:32:28

|
2545

1991年,Peter Thomas與合伙人Adrian Loader攜手在英國Highams Park成立PMC公司,標榜「專業監聽喇叭」(Professional Monitor Company)。2011年, PMC歡慶二十週年紀念,推出了全新世代Twenty系列喇叭。我在九月底才去英國原廠采訪,沒想到十一月底全新的Twenty 22喇叭已經正式出貨,試聽喇叭送到編輯部了。

二十週年Anniversary全新系列
Twenty系列雖然是趁著PMC創立二十週年的時機推出,但原廠卻沒有把這個系列標榜為「紀念產品」,掛上Anniversary字樣,來個限量版漲價,相對的,Twenty系列標示著PMC下一個二十年的新起點,也是量產的新系列。PMC從公司名稱就知道,他們是非常務實的公司,專門作「專業監聽喇叭」,許多發燒友偏好錄音室等級產品,理由很單純,要重現「錄音本質」,選錄音室使用的器材最接近「原音重現」,所以就算專業喇叭并不特別漂亮(甚至有些專業版外觀黑壓壓的),還是愿意為了「錄音室等級」音質,把PMC迎娶回家。過去二十年來,PMC先是在專業錄音室開疆拓土,打出一片天,其專業的形象也獲得許多發燒音響迷的青睞,在家用音響市場上占有一席之地。

 
可是Twenty系列的問世,似乎可以感覺得到PMC的市場風向有些變化,最重要的改變就是:PMC喇叭變漂亮了!以編輯部拿到的Twenty 22為例,箱體看起來還是方方正正,但多了向后的傾斜角度,木箱邊角削切干凈俐落,更顯高級家俱的質感。把Twenty系列和既有的「i」比較起來,Twenty系列多了一點優雅年輕,而「i」系列則更顯質樸穩重。這外觀上的變化,究竟好不好看,最終決定還在消費者身上,可是PMC想把喇叭做得更漂亮的企圖心,在Twenty系列身上倒是看得很清楚。
細節、細節、細節
造形設計到底好不好看,新樣貌的Twenty 22有沒有比以前TB2漂亮,答案或許因人而異,有人喜歡傳統的設計,有人偏好嘗鮮,很難有絕對的標準,可是講起設計的細節,就能了解PMC對的用心了,Twenty系列的細部處理,改變可多著。熟悉PMC的朋友都知道,他們擅長制作傳輸線式音箱,這類音箱必須有一個大尺寸的傳輸線開口,開口面積肯定比一般低音反射式音箱大得多,以往PMC在這個開口裝了特制泡綿,外觀修飾不多,這個開口周圍還略向內凹,時間久了容易積灰塵,愛干凈的PMC用家一定都清理過這個地方。在新的Twenty系列上面,這裡增加了金屬鐵網,外觀看起來漂亮多了,尤其是選擇黑色鋼琴烤漆版本時,傳輸線開口和鋼琴烤漆箱體幾乎合為一體,視覺效果更為干凈俐落,而且鐵網蓋住整個傳輸線開口,灰塵也無處可積了。

 
這么漂亮的隨機文件,細節照顧的真周到 

作為書架喇叭,Twenty 22當然需要適當的喇叭架,以往選擇PMC書架喇叭,用家要自己尋找合適的搭配,這次PMC同步推出了搭配Twenty 22的專用腳架(較小的Twenty 21也通用)。因為Twenty 22采用向后5度角傾斜的面板設計,所以專用腳架也跟著向后傾斜5度,構成視覺上的整體感,如果買一般直立的腳架,搭配起來視覺上調性比較不一致,也就沒有PMC原廠腳架那么漂亮。專用腳架靠兩個粗壯的柱子支撐,其中一個腳架可以灌沙,增加質量,另一支柱子則可以把喇叭線藏起來,從底座延伸出來,這樣就不會在書架喇叭后面吊著一條丑丑的尾巴,又是一個重視美觀的設計。這類專屬腳架的設計并不是新鮮事,可是PMC這般以專業喇叭起家的公司,居然越來越重視外觀搭配,這倒是新鮮。
其實不單純是講究外觀,Twenty系列的聲音也更貼近「家用」。怎么說?難道追求「專業監聽」和「家用」兩者目標不一致嗎?監聽喇叭講究準確,如果您選擇PMC的專業版,它們大多是主動式喇叭,搭配后級少了樂趣,原廠手冊會提供詳細數據,譬如距離與最大音壓值的參照,錄音師搭配設計錄音室空間就有依據,以前我和PMC原廠見面采訪,話題也都圍繞在精準重播音樂上面,可是這次去PMC原廠采訪,聽他們介紹Twenty系列,沒想到PMC的「形容詞」竟然多了「聲音聽起來比較甜」的說法,這可讓我嚇了一跳,這是我熟悉的PMC嗎?以前從來沒有聽過他們這么形容自家喇叭?
研發歷經三年之久
由于九月底才去英國參加PMC的產品發表會,所以這并不是我第一次聽到Twenty 22。在九月底的產品發表會上,Peter Thomas親自上場,與自家行銷經理Keith Tonge一起介紹全新Twenty系列。PMC這次為了研發Twenty系列,花了三年時間,在全白的設計紙張上畫出嶄新世代的PMC喇叭,Peter Thomas說他設計喇叭的原則從來沒有改變過,就是要追求最多的音樂細節與最低的音樂失真,在Twenty系列上面,這些原則依舊不變。


PMC第一次設計前障板向后傾斜的喇叭,視覺感受很新鮮。 
設計原則不變,那Twenty 22哪裡改變了?答案是從頭到尾都改變了!音箱依舊是傳輸線式音箱,原理不變,,Peter Thomas一直相信傳輸線式音箱是最理想的音箱設計,只是比一般箱體難做許多,可是Twenty 22的斜面板箱體,以前PMC從來沒做過,Peter得要重新設計。此外,Twenty系列的單體全部換新,Twenty 22搭載了27mm Sonolex高音單體與6.5吋中低音單體,這些地方都有學問。
繼承許多Fact系列的新技術
從Twenty的外觀來看,不難想像這個系列和之前的Fact很有關系,沒錯,Twenty 22使用的27mm Sonolex高音單體,就是之前設計Fact時的技術延伸,Fact用的是19mm的Sonolex單體,但Twenty 22用的是口徑更大的27mm。這些單體不是PMC自己制作的,而是和挪威SEAS合作開發,由SEAS負責生產。Twenty 22用比Fact系列更大口徑的高音單體,并不只是為了高頻延伸漂亮,而是要讓高音單體向下的延伸更好,這樣二音路設計在中高頻的銜接才會漂亮,同時也讓中音單體的負擔小一些。中低音單體則大方地繼承Fact的技術,采用天然纖維振膜(就是紙盆),橡膠懸邊也可確保耐久不壞。由于PMC采用傳輸線式音箱設計,單體也必須配合,所以這些單體都是PMC的特殊規格。
Twenty 22的高音單體還有一個地方值得注意,振膜前面還有一個金屬網罩,那可不是做好看的,也不是拿來「提防小手」作保護用,這個金屬網罩其實是用來提升擴散性,降低高音的指向性,這樣聆聽位置就不會侷限在狹窄的皇帝位。二音路的Twenty 22分頻點設計在1.8kHz,比一般PMC喇叭要低一些,主要就是Sonolex高音單體向下延伸性能提升,讓高音單體與中低音單體各自的工作線性更好。其實在Twenty系列產品發表會上,Peter Thomas就說過,二音路喇叭架構簡單,但有許多地方需要取捨,分頻點是其中之一,箱體向后傾斜也是其中之一,這些都是靠設計追求好聲的方法,但必須綜合應用,好聲音就是靠許許多多細節總和起來的結果。
 
這諸多細節還包括Twenty 22系列的分音器。PMC使用PCB版制作分音器,標榜「軍規」等級玻璃纖維板,PMC還要求銅箔加厚,外表再鍍金,銅箔加厚為的是降低訊號路徑內阻,損耗更低,鍍金則是為了經久耐用。還有什么地方特別?Peter Thomas說很多人以為分音器只是把零件裝上去就好,講究者專用昂貴電容或電感,可是這些都不是真正的關鍵,Peter Thomas說零件很重要,PMC選用法制MKP搭配疊片鐵芯電感,這些都是精挑細選的零件,但未必是最貴的零件,但Peter強調分音器更重要的是線路規劃,同一塊板子用不同的線路佈局,就算零件一樣,聲音也會有很大的差異,所以PMC的Know-How也在于線路佈局,Peter說這些知識沒有教科書,全都靠經驗累積而來,他早年在BBC的時候就和工程師一直在搞這些東西,全都是PMC的珍貴資產。
Twenty 22還有什么地方「升級」了?箱體用料改變了。以往PMC多使用MDF中密度密集板,Twenty 22則使用HDF高密度密極板。相同體積的HDF的質量比MDF增加30%,代表音箱更重,用意就是要讓箱體諧振更低。此外,傳統上PMC的音箱都采用「雙面貼皮」,也就是音箱內外都有貼木皮,內層貼木皮自然不是為了好看,用意是讓內外壓力平均,這才不會對聲音有負面影響。
不怕空間大的書架喇叭
試聽Twenty 22的過程都在U-Audio自家試聽室,這個試聽室空間是超過二十坪的開放空間,本以為對書架型的Twenty 22來說比較吃力,可是Twenty 22有以小搏大的實力,勁道可真讓人嚇了一跳。我幫Twenty 22搭配的是Accustic Arts的Power ES綜合擴大機,8歐姆輸出90瓦,不是什么大功率的怪獸后級,就能把Twenty 22推得這么好,看來這次PMC有刻意讓喇叭好推一些,原廠標示效率為90dB,推起來確實滿輕鬆的。

讓我嚇一跳的音樂可不是簡單的器樂獨奏,而是柴可夫斯基的「Hopka」,播的也不是一般CD,而是Reference Recording推出的「HRx Sampler 2011」,音樂檔案格式是24bit/176.4kHz。要播這個高解析度音樂母帶有些麻煩,先把DVD裡面的檔案拷貝(不是Rip)到硬碟裡,然后選擇適當的軟體播放,我用的是Decibel,程式很小,但功能很直接,只是一個抓取數位檔案的中介,內中不做任何昇頻或轉換處理,把數位音樂完整的輸出給Lindemann USB DAC 24/192,然后用Accustic Arts Power ES推Twenty 22。一開始有些擔心讓Twenty 22操過頭,音量開得比較小,播了30秒有些乏味,感覺Twenty 22還沒動起來,一口氣把Power ES的音量推到12點鐘過去,哈!力道出來了,這Twenty 22好猛!

好猛!猛在哪裡?別看Twenty 22個頭小小的,為了漂亮,PMC把面板盡可能做得窄,中低音單體幾乎要擠出前障板外面去了,可是擴大機力道一出來,那中低頻的Power就衝出來了。這首「Hopka」是Mazzepa舞曲之一,音樂由弦樂群開始,旋律主要在表現節奏,帶出舞曲的氣氛,柴可夫斯基巧妙地加入木管,帶出農村田園風情,節奏越收越緊,讓舞蹈的氣氛拉到高點,然后用比較輕柔的音樂和緩氣氛,等待打擊樂和銅管一起加入,襯托出節慶歡欣鼓舞的氣氛。這一連串的音樂很精彩,但對音響來說卻很不好表現,譬如弦樂群的層次,流暢中還要帶著點粗獷氣息,這畢竟是描寫民間舞蹈與節慶的音樂,自然音樂帶著點粗獷,如果弦樂群細細地,聽起來像是宮廷舞會,那就不像Mazzepa了。
監聽實力增添迷人風采
Twenty 22還是帶著PMC那種監聽性格的傳承,表現音場與定位很漂亮,那弦樂群的層次清晰而不帶渲染.....慢著,Twenty 22好像高頻上段比較軟調、比較輕鬆、延伸出帶著絲綢般的高頻光澤,感覺音樂比較撒嬌、比較甜潤,這裡和印象中的PMC有些不同,以前PMC可是老實人,給什么播什么,不會潤飾的,但Twenty 22似乎在中高頻調性軟嫩了些。可是中低頻段的表現可是很PMC的,「Hopka」雖然才短短四分多鐘的音樂,可是結尾可是火熱爆棚的,打擊樂群、銅管群、木管群、弦樂群火力全開,舞曲的節奏加速往前衝,一路衝到最高點,我用大音量催逼著Twenty 22,那低頻的能量感一波又一波來襲,看著那6.5吋中低音單體不斷跳動著,似乎單體快到極限了,可是音樂聽起來還是有著足夠的輕鬆度。嘿,我可不是在四坪大的房間用大音量聽Twenty 22,這個試聽室超過二十坪,竟然Twenty 22還能把「Hopka」唱得這么猛,這對「書架喇叭」絕對不能用尺寸來衡量其音樂能量。
 
PMC白金卡?不,這代表二十週年之后的PMC,將提供用家長達二十年的保固。 
Twenty 22和印象中的PMC相去不遠,但也有些不同,過去經驗中試聽的PMC喇叭,需要多用點心來對待,擴大機搭配要挑選,推力要夠,質感也要夠水準,喇叭擺位不能馬虎,Toe-in角度要多嘗試,音場定位才會更準確。可是Twenty 22倒是很友善,我剛把喇叭接好,位置沒特別注意,也沒讓喇叭Toe-in,就直接這么聽了。即使沒有特別調整,Twenty 22還是表現出很漂亮的音場,場景很開闊,雖然只是一對尺碼不大的書架喇叭,表現卻是落落大方,沒有侷促感,感覺上比原本走監聽路線的PMC喇叭好搭好調。當然,仔細再調整,音場定位會更好,但相對的Twenty 22比起傳統PMC喇叭用起來輕鬆多了、簡單多了。
愉悅的音符流動感
Twenty 22哪裡和傳統的PMC喇叭相同?聲音的密度和厚實感。這部份一聽就知道是PMC,中頻段密度很好,卻不顯緊繃,中低頻延伸有厚度,向下延伸有量,還帶著富有彈跳感的Q度。用同一張RR高解析度母帶,聽莫札特「第二十一號鋼琴協奏曲K.467」,樂團編制比「Hopka」小得多,Twenty 22巧妙地呈現兩首樂曲之間規模感的差異,弦樂群輕盈許多,莫札特那種天真爛漫的表情一下子瀰漫了試聽室,因為樂團相對縮小許多,音場規模也沒那么大,隨后鋼琴愉快地彈奏,Twenty 22中音域的聲音密度帶出了鋼琴的聲響魅力,鋼琴其實是打擊樂器,可是輕重之間變化很大,Twenty 22在收放之間靈巧活生,優秀的聲音密度則呈現了鋼琴的真實感,這樣的鋼琴有力度、有重量、有速度,和樂團之間的強弱對比交織,構成一幕幕音樂流動的精彩場景。

  傳輸線式音箱設計的Twenty 22,中低頻有著比相同尺寸書架喇叭更精彩的演出。拿貝拉方提的「Belafonte Sings The Blues」專輯為例,當中「Cotton Field 」是膾炙人口的經典藍調曲目,貝拉方提的演唱更是有味道。低音大提琴走著Walking Bass,把Swing的搖擺風格溫柔地帶出來,貝拉方提的磁性嗓音有如清唱一般和低音大提琴的牛筋味呼應,不知不覺中爵士鼓用鼓刷襯著輕盈的節奏,小喇叭、薩克斯風、鋼琴一個個加入,好像點名一般,簡單的「Cotton Field」越來越熱鬧,那小酒館呼朋引伴的氣氛也越來越濃。整首曲子雖然越來越豐富,越來越複雜,可是一直不變的是低音大提琴的Walking Bass,從頭到尾沒變過,讓熱鬧的音樂場景有著穩定的節奏步調,Twenty 22很漂亮地把低音大提琴的線條和份量表現出來,牛筋撥奏一顆顆粒粒分明,就算爵士鼓、鋼琴、銅管一個個加入,這低頻的線條依然維持得很好,音樂熱鬧,但場面一點也不混亂。
大聲操也不怕崩潰
  
試聽Twenty 22最「殘酷」的一張唱片,莫過于田志仁的「等待黎明」,第一軌「Baba Yetu」,這首葛萊美獎獲獎曲可真是相見恨晚,極光前不久才引進,音樂寫得很美,編曲很漂亮,錄音更是沒話說,難怪會得獎。但怎么說拿這首曲子測試Twenty 22很殘酷?這首曲子采多軌錄音,錄音效果很豐富,音樂由遠而近的變化都是錄音室巧妙安排的結果,要把內中的龐大音樂動態表現得好,音樂層次與對比要分明,對Twenty 22這般尺寸的書架喇叭確實很殘酷。
我怎么聽?第一次牛刀小試,Power ES的音量開到11點鐘,還好,聲音很穩,但還不到讓人跟著心頭洶涌澎湃,代表音壓還可以大一點。推到12點再來一次,爽度提高了,但好像還差一口氣,不管了,直接推到2點鐘方向,這時候可不光是測試Twenty 22了,連Power ES的驅動力也一起跟著拼了。感覺來了,音樂由遠而近的效果很好,男聲獨唱Baba Yetu和非洲手鼓應和,跟著是女聲合唱加入,彼此應和之后進入高潮,這時男聲合唱、女聲合唱、電子合成樂器、打擊樂各個聲部此起彼落,音壓到達我期待的水準,那是可以感受到「聲浪」襲來的大音量,和聲群一波一波襲面而來,Twenty 22的中低音單體明顯地跳動著,彷彿心跳一般跟著大鼓的敲擊躍動,動作雖大,但音樂卻沒有崩潰,低頻段穩穩地推出聲浪,只有在最高潮的樂段來臨時,稍稍感覺動態有些壓抑,但這已經完全超出我對Twenty 22的期望了。
超出對書架喇叭的期望
記得在英國的時候,我曾經問Peter Thomas,設計一系列Twenty喇叭,他最喜歡哪一對?Peter回答是Twenty 21,比Twenty 22還小一個尺碼。問他為什么,Peter回答因為容積最小,要維持最低失真與最大音樂動態,挑戰最大。聽過Twenty 22,我回味著Peter的答案,以物理條件來說,落地款的Twenty 23與24理當會比Twenty 22有更輕鬆的表現,可是Twenty 22用相對精巧的體積,卻那么耐操,猛爆地狂催還是穩重扎實,真是不簡單。如果您挑選跑車喜歡小尺寸裝大馬力引擎,那么Twenty 22就是這種喇叭,優雅的身段下,藏著猛爆的力道,等您親來駕馭,一起遨游音樂的美麗世界。
 
器材規格

型式:2單體2音路傳輸線式落地喇叭
使用單體:27mm 軟半球高音單體×1,6.5吋低音單體×1
頻率響應:45 Hz – 25 kHz
分頻點:1.8 kHz
效率:90 dB
阻抗:8歐姆
傳輸線長度:2 m
尺寸:16.14×7.25×14.45 inch(H×W×D)
重量:8 kg
建議售價:胡桃木/紅木19500元,黑(鋼琴烤漆)21800元

英國PMC 書架箱,PMC Twenty 22 書架箱,PMC Twenty.22 書架箱,書架箱,PMC書架音箱
? 500wan重庆时时彩